你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聚焦試驗區 >> 學生心目中的好老師——訪貴州省級骨干教師、畢節市實驗高中教師陳洪濤
學生心目中的好老師
——訪貴州省級骨干教師、畢節市實驗高中教師陳洪濤
作者:文|圖 畢節試驗區 劉繼明  發布日期:2019/9/29 閱讀次數:
情傾三尺講臺
  “我眼中的陳老師真正做到了‘傳道、授業、解惑’,他是我人生路上的良師益友。課堂上,他是博學儒雅的師長;在課外,他是將心比心的朋友。”
  “陳老師是我學生時代遇到的最溫文爾雅的人,也讓我最切身感受到了‘親師信道’的意義。”
  “求學多年,陳老師仍舊是我人生道路上最明亮的一盞指路明燈。”
  ......
  這一封封感謝信中所提到的博學、儒雅和體貼學生的老師,正是畢節市實驗高中的省級骨干教師、市級名師陳洪濤。他執教已達32年,目前剛送走一屆高三學生,正在高一(14)班教授語文課。
  1987年,剛從貴州大學中文系畢業時,陳洪濤有多種選擇,可他毅然決然地選擇教書育人這一職業。在他的同學眼中,教師這個職業對于個人來說絕對不是一個很好的選擇,可他為著一份信念,一干就是32年,途中也有幾次調到行政機關的機會,但他都婉拒了。
  “我在上初中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對我很粗暴的教師。從那一刻起,我就發誓要做一名對學生好的好教師。我就讀的大學不是師范類學校,為了當好教師,我就自己買不少教育學、心理學方面的書來看。”陳洪濤說。
  從1987年擔任教師起的前10年,陳洪濤遇到了不少的困難,可他都一一克服了。當時教師的待遇很差,難以解決陳洪濤沉重的經濟負擔;經濟上的困難,到近十年才逐步得到了解決。現在的他更感受到了教師這份職業的幸福。
  2007年,陳洪濤由師范教師轉行做了高中教師。他的第一屆學生雖然好學,但是基礎薄弱,偏科現象十分嚴重。有的學生作文寫得不錯,文采很好,但是其他科目“慘不忍睹”;有的學生普通話很好,但是其他學科一塌糊涂。這些好學的、很有天賦的學生如果上不了大學,就失去了一個生活和工作的平臺。面對這樣的困境,他想到了一個辦法,讓這些有特長的學生走藝體這一條路。沒有專業的老師怎么辦?那就自己教。沒有時間怎么辦?那就周末上課。就這樣,陳洪濤開了一個長期免費的影視編導培訓班,一干就是兩年。有慕名而來的學生,他也毫不拒絕。就這樣送走了兩屆影視編導班學生。“我在大學學過電影文學,普通話也不錯,可以輔導他們上電影編導和播音主持。按正常的高考模式,這些學生很難考上大學,就讓他們選藝體方向。這些學生有15人,本科上線率接近一半。當時我們學校學生底子差,錄取率低,沒有更好的辦法,只能這樣做。后來學校升學率越來越高,現在所教的好的班級,幾乎百分之百的錄取率,我就沒有再舉辦培訓班了。”陳洪濤說。
  上世紀90年代,剛工作三四年的陳洪濤帶著一些學生開始學習書法并參加各種書法比賽,先后拿到了個人獎26次、集體獎4次。其中榮譽最高的獎是上海中華書法協會主辦的“全國文明杯”集體二等獎,陳洪濤也因此成為了上海中華書法協會的理事。
  陳洪濤是一個特別喜愛文學的人,當他發現同學們缺少一個交流自己文學作品的平臺時,決定創辦學校的內刊。他和張忠舉老師帶著一群熱愛文學的學生在1992年創辦了畢節地區師范學校的第一份報紙《晨鐘》,后改名為《桑河》。后來因為一些原因最終停刊了,但是《桑河》的作用不可小覷,主要是激發了學生的創作熱情、提高了學生的文學修養。當時一同編輯《桑河》或者在上面發表作品的學生,很多都成為了各行各業的佼佼者,有的在政府部門任職、有的成為資深記者、有的在教育系統當教師,還有的成為了畢節市、貴州省甚至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很多人已經出了專著,前不久他還收到了不少學生寄給他的書。他謙虛地說:“我不僅是他們的老師,還是他們的朋友,僅給他們提供了一個發表作品的油印小報而已。”
  2014年,陳洪濤和余庭林等幾位年輕教師一起創辦了校刊《虎踞山》,繼續承載著《桑河》的使命,為學校的教師和學生提供一個文學交流的平臺。現已出版九期,在這個刊物上發表的數百首(篇)詩文被重慶、西安、廣州等地的報刊登載。
  1998年,學校需要開設普通話課程,陳洪濤受學校委派到北京國家普通話測試中心培訓并取得了普通話測試員資格。從取得普通話測試員資格起到2010年,他一直從事普通話的培訓和測試工作。他不僅在貴州工程應用技術學院教授普通話課,還為畢節市很多單位培訓普通話人才。2000年后,他根據畢節市教育局普通話測試中心安排,參與對普通話新測試員的培訓。10年間,陳洪濤和另外幾位視導員一起培訓出了近200名普通話測試員。2009年,他被評為“貴州省優秀普通話測試員”和“貴州省優秀普通話視導員”。
  時光荏苒,轉眼32年過去。靜靜地聆聽這位老教師的述說,他的語調是那么的溫和、講述是那么的平淡,好似這些往事不值一提。提到要采訪他的同事和學生,他只是輕語一提,別人就情不自禁地打開話匣子。提出能不能采訪他以前的學生,問問他們眼中的陳老師,只是隨意地發一條信息,簡單地打一個電話,收到的卻不是輕描淡寫的幾句空話,而是滿懷感謝的句句真心話。這些應該是他所說的那句話發生了反應——“從那一刻起,我發誓要做一名對學生好的好教師!”
 暫無評論!
發表評論
姓名:
評論:
(字數不能超過300個)
                               剩余字數:
本類熱點
开乐彩玩法